• <li id="zclu4"></li><progress id="zclu4"><track id="zclu4"><rt id="zclu4"></rt></track></progress>





        Placeholder image

        《野狼》節選

        2018-03-07 來源:

        不遠的逝去

        作者創作談

        我時常沉浸在童年的記憶中:村子附近有一條小河,河水清澈,潺潺流淌。時而有銀白色的小魚躍出水面,身子與陽光交錯瞬間反射出金燦燦的光暈,令童年的記憶總是充滿暖色。小河的一面是綠油油的耕地,一面是開闊平坦的草地。草地的盡頭是連綿起伏的土丘。因土丘的出現,一馬平川的草地有了線條般的柔美,更因綠色深淺不一的變換,配合陽光的亮與暗,即使單一的碧綠色也變得異常豐富。

        站在土丘上,眺望遠處,綠色中點綴著明亮的水面——隱藏在牧草中,面積大小不一的水泡。或者說原一片本明亮的水面,因不小心綠色的漸入,打破了整體如一的水面。總之,水泡與草地交相輝映。那上面總有鳥類的翅膀為其添光增彩。而鳥類的天籟之音,配合夏蟲的鳴叫,有種空曠、久遠之感。水泡與草地相間的盡頭仍是土丘。如果有足夠的體力和時間,一直走下去,那依然是完美,而又變化多端的翻版吧。

        童年中,我出于好奇,曾用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尋找它們的盡頭,那只不過讓我很失望,但也令我很興奮的一次尋找。它讓我的童年模模糊糊地認識到,如果它們有盡頭,那也是天與地的交接處。這次尋找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。后來,我多次去草地深處游歷,見證了我童年的那個夢想:她的確沒有盡頭,永遠值得你去尋找。如果你心里還有夢想的話!

        后來,隨著我的兒童文學創作傾向于動物小說。我認識到,童年我所認識的特殊地形,用一個較為專業的術語形容:濕地。但當地人更喜歡稱它為“草甸”。

        濕地、森林是地球之肺。

        的確,那時生存環境很美,生活很清貧,但幸福指數卻是最高的。人們對生活知足,心態平靜,對物質沒有過高的奢求。盡管很多物質唾手可得,但人的愿望只是用來滿足溫飽就足以了。孩子們的生活是真正意義上的快樂與無憂無慮,像接近母體一樣接近大自然,熟知大自然,喜歡大自然。童年是最初的生命體驗,這種體驗恰恰與大自然結合,除了留下難以磨滅的記憶與印象外,更多的是難以用語言描繪與大自然的親近感,那是對生命,對大自然的敬畏。

        我是在這段時間里,認識了草地上的小動物,甚至包括草地上的大型動物——狼。我還認識了來自天空的鷂與鷹。天空應該是草地的一部分吧。但很遺憾,我也很誠實的承認,至今對于一些小動物,我無法確切叫出它們的名字,只能依據當時的習慣命名。這種習慣更多的是來自于父輩們對它們的認識與命名,就這樣一代又一代地延續與傳承下去。當然,對于這些至今仍無法叫出確切名字的小動物,并非它們是多么的難得一見,而是很普通。知識上的殘缺并不只限于動物,還有包括身邊的草類與野花,那是極其普通的。至今在城市里仍能看到它們的身影,但我卻無法用準確的名字稱呼它們。盡管如此,但并沒有影響到我對它們的鐘愛。

        自然永遠是廣袤與博大的。

        不知不覺間,我們的生活日漸改善,而且日漸富裕。這是人所希望的,社會發展的結果。當我再去小河看看時,隨著歲月的流逝,河岸變矮了;河床長高了,最終與耕地融為一體,甚至有的已過早地成為其中的一部分。這應歸功于風與水的作用吧,水的消失,令風搬來了塵土。一句廣告詞說的非常好,“我們是大自然的搬運工”,人的力量是絕對不能忽視的,尤其是帶著某種目標時,人能改變自然。

        與小河相繼消失的還有草地、水泡、土丘……最終,草甸變成了耕地。當然,隨著草甸消失的還有各種各樣的植被與動物。植被是一個龐大的家族,隨著草甸消失,我仍能一如既往地看見它們的身影。動物也是一個龐大的家族,但很遺憾,這一龐大家族的種類與數量正日漸萎縮。草甸消失后,我多年去草地深處尋找它們的身影,但令我失望的是,我沒有清晰地看到過它們的身影,即使匆匆相隨,它們倏的跳出草叢一瞬間,留給我更多的是模糊的身影和驚悚。如果沒有童年這段經歷,這段經歷沒有給我留下鮮活的記憶,連我都難以相信,原來草甸有如此豐富的地形與地貌,還有多得數不清的小動物。但這些動物隨著草甸徹徹底底的消失了。讓我只能在記憶中,一次又一次回憶起它們的容貌。

        前年,我去草地游歷,無意中又見到了童年記憶中的草甸,但無論它的面積,還是地形,都變得單一而又單調。它坐落在幾乎是四周環抱的土丘間。翻過土丘是一望無際的耕地,沒有水泡,也沒有草地。土丘起伏不定,因干旱少雨,大部分土丘裸露,這與我童年里土丘的容貌大相徑庭。不過,那一片偌大的水泡,水泡中茂密的蘆葦與蒲草,讓童年的記憶變得鮮活,而且充滿綠意。從我眼前一掠而過的水鳥,及時添補了記憶的空白。那時,它們常常被我忽略掉,沒有留下太多的記憶,而我更喜歡飛鳥大家族中高傲的物種——鷹與鷂。

        在這里,我還看到了童年里不曾看到一件物品,而且草地上隨處可見——圍欄。偌大的一片草地,被一個個封閉的圍欄圍了起來。這象征草地屬于某個家庭。有了圍欄的保護,牧草長勢旺盛。

        即使水泡這里,依然有圍欄。圍欄已深入到水泡中央——那里,也被分割開了。的確,這種承包式的草地,既能夠很好的保護草地,又避免了無節制地開發,與己與大自然,都是件好事。

        水泡四周散落著一些住戶。住戶的居住不是象征古老游牧民族的蒙古包,是磚木混合的永久建筑,與小鎮上的房屋沒有本質區別。他們的生活并不富裕。這好像印證了一個當下的道理:富裕生活往往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換來的。

        但愿不是這個道理。

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蘇倫高娃



        新聞熱線:0475-8218711 8218681

        廣告招商:0475-8218963 8218681

        投稿郵箱:zgtlw_0475@163.com


       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

       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、最本土的新聞熱點,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、互動留言,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。

       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

        Copyright ? 2015 · All Rights Reserved · tongliaowang.com


        发车导航